关于我们

不悔援非岁月——记邵阳市中心医院妇产科援非医生崔妙平

  • 发布时间:2019-04-05 文章来源:12bet官网备用网址 阅读次数:5411
  • 邵阳新闻在线讯(通讯员)“出发的日子在即,竟思绪万千,生出些许担心和惶恐,担心适应不了那里的生活,胜任不了那里的工作,有负众望。 但是,我们已经做出了选择——选择了非洲,选择了塞拉利昂,选择了去帮助他人。 ”……“我们以国家的名义向世界、向非洲伸出援助之手,抛洒我们的爱。 我们无悔我们的选择,无悔我们的人生。

    ”2017年5月26日上午,在第19批援塞拉利昂医疗队的欢送会上,面对即将踏上环境恶劣的非洲大地,援非医疗队员、邵阳市中心医院妇产科医生崔妙平在自己的出征感言中,义无反顾。

    期间,崔妙平遭遇了严重的伤寒感染;经受了思念家乡和亲人的煎熬;克服了工作中缺医少药的重重困难,一心治病救人、爱心义诊……历时398天,在异国他乡用大爱点亮了最美青春,圆满完成了这次援非任务。 近日,记者在邵阳市中心医院见到刚刚回国的崔妙平医生,“不悔援非岁月。 ”身穿一件印着“Chinamedicalteam”的黑色中国医疗队队服的她,向我们讲述了她的援非故事。 “一个医生的科室”不出国门不知道岁月静好,不到非洲不知道国内生活幸福。

    崔妙平工作的医院是位于塞拉利昂首都的“中塞友好医院”。

    “虽然这各医院里,有200多位职工,但全院却只有一个外科医生,妇科也只有她一个医生。 ”崔妙平说。 在塞拉利昂工作的一年多时间里,崔妙平深切感受到这里的医疗条件的落后。

    “在国内,我们通常是4个人一台手术,医生只要把手术单开出,其他的事情都交给手术室医生去做准备。

    ”崔妙平说,“但是在那里却不行,什么事情都要自己做,连做台手术的医生都凑不齐,遇到比较重大的手术,只好把外科医生和一个护士叫来凑个数。

    ”这样的情况往往影响做手术的效率,通常在国内一个子宫切除术,只要一个小时就能完成的,在塞拉利昂却要花4个小时。 崔妙平医师是中国第十九批援塞医疗队中妇科专家,是整个医院最忙碌的医生,承担着妇科的门诊、手术和病房“一条龙服务”,还要协助和指导产科工作,指导助产士产程观察及难产处理,成功地为一名早产早破水横胎合并前置胎盘大出血的患者实施了内倒转,短时间内分娩,避免了剖宫产手术。 有时也客串外科医生,负责外科病人术后管理和治疗,因专业的不同,还曾与国内外科专家联系远程会诊指导治疗和手术,成功的救治了一名镰刀型细胞重度贫血合并全身重度感染的患者。

    在塞拉利昂艾滋病的发病率很高,孕产妇的HIV阳性尤为很高,给产妇手术增加了很大的困难和风险。

    最让崔妙平头疼的是手术室的供电都不能保障,有时正在手术中就停电了,只好打着手电筒甚至是用手机照明做完手术。 此外,跟着医疗队每个月都要进行一次为期3天的巡回医疗,到孤儿院进行慰问或到各地医院进行会诊,为出行不便的居民提供卫生服务,捐赠药品及物资。

    “因为当地缺医少药、卫生环境恶劣,当地人就医看病很难,通过巡回医疗我们希望能帮助更多的人。

    ”崔妙平说。 正是在这样的基本医疗设备和手术条件完全不具备的环境下,崔妙平克服重重困难抢救了妇女的生命,冒着被感染的危险为艾滋病患者手术,在平凡的岗位上默默的工作,践行着自己援非的使命。 “可亲的老大姐”“孩儿他爸:这一个多月来,家里可好?与你相识、相知、相恋、相伴20多年,我们分开从不超过1个月。

    我也从没给你写过片言只语,看到这封信,惊喜吗?”这是崔妙平在出国快两个月时间里,给老公写了平生第一封信,病中的她,对家的思念愈发强烈。 援外的日子是艰苦的。 在塞拉利昂,当地蚊子种类很多。 “虽然我们挂了蚊帐,把院子里的杂草树木全部清除了,并定期喷洒杀蚊药物,但蚊子还是防不胜防。 ”崔妙平说,塞拉利昂卫生条件落后,疟疾高发,在那里,只要一被蚊子咬,她们都需要吃防治的药物。 由于病人多,门诊,手术量太大,太劳累,诊室和病室在一起,防蚊条件极差,她多次感受到全身酸软及高烧等症状,两周体重减少八斤多,与家人断断续续视频中憔悴的样子让家人,年事已高的父母、孩子甚至流下了心疼的眼泪。

    在患病期间,为了不让远隔万里的家人担心,自己默默的承受着心理压力,丝毫没有影响工作。 作为医疗队的老大姐,她出发前就对队友们说过:“姐姐就是代替妈妈照顾你的那个人”。

    队友如果伤心、难过或情绪低落,她都会认真安慰开导并予以帮助,也因此成为了大家的知心姐姐。 与队友和谐相处、团结、友善,时时处处起到了一个老队员、老大姐的带头作用。

    “救命玛丽”塞拉利昂因为祟尚生育,早生早育,多生多育,加之当地习俗为头顶携物,子宫脱垂并不罕见,多见于老年妇女,因经济比较落后,又多合并高血压.糖尿病,亦无钱手术。 更无子宫托,盆底康复辅助治疗。 回忆在塞拉利昂的日子,崔妙平记忆最深的是,2018年6月11日,她联合麻醉师刘伯强、泌尿科医生杨亮等克服当地艰难的医疗条件,在塞拉利昂创造性开展了首台“经阴道路子宮全切+阴道前后壁修补+会阴体修补”三大妇科联合手术,成功解决了一位体重达105公斤妇女长达6年的难言之痛。

    崔妙平介绍,当时,她的门诊来了一位41岁的病人,诉阴道脱出一肿物,已有6年,苦于塞国的医疗条件限制,无法治疗,严重的影响了生活和工作。 崔妙平妇查发现,该妇女子宫Ⅱ度脱垂併前后壁轻度脱垂。 宫颈肥大.并产裂。

    “如单纯行盆底功能锻炼,效果甚微,建议其手术,术后再辅助功能锻炼。

    ”崔妙平说。 患者体重105公斤,塞拉利昂中老年妇女体型大多偏胖,在这,中年妇女70-80kg那是很正常的。

    由于患者体重很重,中塞友好医院仅仅只有院长1人是外科医生,崔妙平请医疗队泌尿科医生杨亮协助手术,剩下的只有拉当地护士充当。 “因器械不全,患者肥胖等,手术操作艰难,术中发现盆腔粘连严重,更增加了手术难度。

    在大家的配合下,经阴道路子宮全切+阴道前后壁修补+会阴体修补,手术很成功,感觉很满足。 ”崔妙平说。

    术后5天,患者顺利出院。

    一大早,患者就换上漂亮干净的衣服等着家人来接。

    看到崔妙平很开心,走过来拥抱她说:“Mydoctor,Mary,Thanks.”中塞友好医院塞方护士长Melrose告诉崔妙平说,因当地医疗技术水平和医疗器械的局限,像子宮脱垂的这一类病人,仅经腹行子宮切除,很少经阴道路一切除,更别提一起行前后壁修补及会阴体的修补及加固了。

    “每次做手术,就得穿着不透气的一次性手术服,带着面罩,手术结束时,整个人像从水里捞上来的。

    ”崔妙平说。 2017年,中央电视台CCTV4“华人世界”曾经报道了崔妙平用妙手为女患者成功实施手术,得到塞拉利昂政府和人民的赞誉,被誉为患者的“救命Marry”,当地卫生部还颁发了感谢信给她。